诚信认证
八闽新风采 金保保险网 应运而生

受阻“家产传后” 以房养老一年仅45家庭投保

关注度:14430  来源:金保保险网  发布日期:2016/2/22 0:00:00

 金保保险网www.jinbx.com) 日前,保监会召开座谈会,要求以房养老试点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武汉进一步扩围。但同时,也总结了试点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如试点工作推进一年多以来,很多人对这种新的养老方式还不是很了解,存在一些疑虑,响应者寥寥。


  如今距离将武汉作为以房养老试点城市已经过去两年时间,其成效如何?

  219日,相关记者采访多位武汉市民发现,大多数接受采访的老人及其子女暂时不接受这种养老形式。不仅如此,不少险企也面临着成本高、受众窄、回现弱的市场难题。

  不过,也有专家乐观地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虽然以房养老可能将成为小众的选择,但就算仅有一成老人选择以房养老,这一市场也仍然令人无法割舍。

  老人更愿将房子留给子女

  69岁的吴劲波(化名)65岁的妻子黄淑香(化名),是武汉市东亭小区一栋86平住房的拥有者,老两口唯一的儿子在英国留学后,选择了定居国外。217日下午,长江商报记者在小区广场上遇到正在散步的老两口。当记者提及近年来呼声甚高的以房养老,吴劲松表示不太了解,也不敢轻易尝试。儿子会不会同意?房子如何估值?签订合同后每个月给多少养老金?黄淑香称,这些问题都太让人头疼,暂时不想去考虑。

  而另一位家住东亭小区的刘姓老人则告诉记者,老伴去世多年,女儿已经在上海工作并买房,他有一套70平米的住房,月租金2000元。虽然钱不多,但满足自己一个月的全部开销完全不成问题,而且收租比抵押划算得多,毕竟到最后房子产权还是自己的。他说道。

  抵押给保险公司太复杂了。家住翠柳街的熊先生认为,房子自己拥有独立产权,如果将来生活困难,干脆将其卖掉住进养老院,卖房的钱也足够生活开支了。而且现在自己和老伴每个月都有好几千块钱的退休金,完全不需要抵押房子,也不需要儿女操心。

  房子当然是要留给子孙后代的。家住武汉东亭花园的杨女士今年已经73岁,她说很久之前就考虑过房子的处理方式,首先还是会选择留给儿子,对于以房养老则完全不会考虑。

  连日来,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的九成以上老人均表示,我国传统观念就是养儿防老家产传后,房产更愿意留给子女继承,交给银行、保险公司处理则看起来很不靠谱,也容易使亲人之间产生隔阂。此外,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受传统观念、经济收入、房屋产权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目前武汉市大多数老人不愿意选择以房养老,保险公司对以房养老客户的审核也非常谨慎。

  我还是觉得让孩子们给我养老,更有人情味。武汉市公正路上,一位王姓老人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称,肯定更愿意把财产留给后辈,就算有少数老人坚持以房养老,恐怕他们的子女也不太乐意接受。

  同时,记者走访武汉市多个小区发现,在接受采访的几十位老人中,几乎所有子女在身边的老人都不大愿意接受以房养老这种模式,至于空巢老人、失独老人等特殊群体,目前武汉市中心城区已启动居家养老医疗服务,许多老人与服务中心签订了协议,在家门口即可享受专业的养老医疗服务,对以房养老也存在着诸多顾虑。

  全国一年仅45户家庭投保

  20153月,经过保监会批准,首款保险版以房养老产品由幸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幸福人寿”)正式推出,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试点推出以房养老产品的保险公司。

  同年4月,家住汉口的两位老人在子女的陪同下,与幸福人寿湖北分公司签下一款名为幸福房来宝的以房养老保险投保单,这标志着以房养老保险全国首单落在武汉。同日,北京、上海也有三位老人投保。如果核保通过,他们将成为国内以房养老保险产品首批客户。

  记者查询发现,有关部门新近发布的数据显示,自幸福人寿推出保险业首款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以来,截至2015年底,幸福人寿共与45户家庭62位老人签订了投保意向书,但完成承保手续的仅有2938位老人。

  根据201510月《经济半小时》的报道,72岁的北京市民康锡雄和68岁的老伴马俊英,因多年前唯一的女儿因病去世,而成为失独老人。2014228日,马俊英根据收到的街道通知,参加了以房养老推介会。当时听完推介会的介绍,马俊英就签字表示同意参加以房养老,没有任何犹豫。

  康锡雄称:“‘以房养老对于无子女的家庭是最合适的,感觉就像是天上掉馅饼。在采访中,老人还给媒体算了一笔账:老人现有的住房是单位公房,2001年搬进后,康锡雄花11万余元买断了该房屋的产权。目前这套84平米的房子市价约为305万元,有效保险价值约为274.5万元,对照费率表,康锡雄今年70岁,马阿姨68岁,夫妻二人每月共同应领取养老金总数为9107.11元,加上老两口退休金7000元,每月共计可以拿到1.6万多元钱。

  然而,把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每月收取固定的保险金的尝鲜养老模式,还是遭到了老人很多亲戚和朋友的反对。不过,媒体报道称,在康锡雄的家里发现了一沓多年收集的关于以房养老的资料。经过多年的等待,顶住家人的阻力,一趟趟地往返多地办理相关手续,康锡雄终于圆了以房养老梦。

  银行版以房养老难被接受

  事实上,以房养老的话题并不新鲜。从2007年开始,北京、上海、南京、杭州等地相继出现过一些自发性试点,武汉也有多家银行进行过试点,但均未被市场接受。

  据了解,继工行、民生银行之后,中信银行2011年在江城推出了幸福嘉年华老年卡,该卡的其中一项功能就是通过反抵押的方式实现以房养老

  因为是试吃螃蟹者,银行设置了较高的准入门槛:申请贷款人名下至少要有两套住房,养老按揭贷款最长期限为10年,而且贷款也必须用于养老。中信银行武汉分行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至219日,该行尚未做成一笔业务。

  的确,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年轻时勤勤恳恳工作,好不容易交了首付办了按揭,30年后还清房贷,到老却要将房子交给保险公司按揭养老,让人难以接受。市民吴女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一辈子就是为了一套房子,死后房产却不再属于自己和子孙,感觉是件很遗憾的事。

  而银行相关人士也曾对本报记者表示,这种在国外盛行的养老方式还是敌不过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假如老年人只有一套房产,多数人会把房产留给后人。

  专家:推行艰难但前景光明

  据报道,在幸福人寿首批签约客户中,只有武汉的这对夫妻有子女,且子女陪同来签约。根据保险公司要求,其子女需签署一份知情协议,避免日后因为房屋的继承等问题产生纠纷。

  对此,中投顾问房地产行业研究员韩长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老人养老的方式有家庭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等多种方式,目前家庭养老是主流方式。养老资金主要来源于社保、企业年金、商业保险、金融投资等。由于以房养老产品关乎老年人晚年赖以生存的养老金,涉及金额较大,且时间较长,期间不确定因素也比较多,而且,此模式的相关配套法规、标准尚未完善,所以老人容易产生顾虑。

  “‘以房养老试点已经两年时间,现在还处于叫好不叫座的状态,尽管相关政策要求以房养老在试点城市进一步推广,但市场反应冷淡。就保险公司而言,大多处于观望状态,目前只有少数公司上市相关产品,且申请者不多。韩长吉表示。

   截止到2014年底,我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超过了2.1亿人,且人口老龄化不断加速,给以房养老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而据武汉市老龄办2014年的数据显示,武汉60周岁以上老年人达137万,老龄化率达16.7%,高于全国14.9%的水平。专家预测,2020年武汉的老龄化率将增至21.84%。韩长吉认为,尽管以房养老在我国推行艰难,但未来前景光明。

        关注金保保险网www.jinbx.com) ,每日定时更新,为您呈现更多热门保险资讯